RELATEED CONSULTING
相关咨询
选择下列客户马上在线沟通
服务时间:9:00-18:00
关闭右侧工具栏
共享充电宝资本暗战 年底未奠定地位将出局
  • 作者:经济观察报
  • 发表时间:2017-04-30 08:57
  • 来源:新浪科技

2016年11月底,在一辆从杭州火车站驶往西溪地区的汽车上,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靠着椅背,在平板电脑上玩着一款时下流行的手游。很快,他将抵达西溪悦榕庄酒店,并在半个小时内与小电科技创始人唐永波敲定一笔投资意向,从而再一次开辟一块类似于共享单车一样的创业战场。

5个月后,小电科技在2017年3月发布了融资信息,街电科技也紧跟而上,数天后,来电科技也发布了融资信息。

日前已经有超过4亿元资本涌入20多家涉足共享“共享充电”领域的公司——这些公司通过在商场、餐厅等区域投放可以租还充电宝的机器或者可以直接充电的桌面机器为消费者提供电子产品充电服务。

打开这张长长的投资机构名单就会发现:这些投资机构中相当一部分也参与了2016年的共享单车大战、甚至是2015年的网约车大战。

不同的是,在共享充电这个战场中,冲在最前排的创业公司绝大部分都是在2014-2015年成立的,他们在聚光灯外摸索了数年的时间,突然被资本送入了战场。

来电科技在2016年一整年寻求资本的道路都并不顺利。“看不懂”,“太重资产了”,这是来电科技创始人袁炳松常常听到的资方回复。但在2017年春节后,资本方的态度却突然出现了变化,一家北京的投资公司一次开出了3亿元的投资额度。

春节是一个明显的节点,春节后创投圈就开始传出一些标杆型投资机构进入这一行业的消息。在一位北京投资机构的合伙人看来,这不是什么秘密,或者说提早知道这个秘密并不能让投资机构获得什么优势,“有钱的大部分都能干,没钱的谁都干不了”,这位投资人表示。

中国线上流量版图的改变让资本可以选择的空间正在变得越来越狭窄,它们不得不抱团涌入一个市场,从而获得一个相对可靠的回报。从2016年开始,红点中国投资经理周韬略就察觉到值得投资的项目正在变得越来越少,短视频、社交网络风口已过,各种类型的APP占满了用户的使用时间,以至于新的应用再想获得一位用户的成本已经被抬升到了很高的程度。红点中国也是来电科技次轮融资的领投方之一。

在过去的十年时间中,这种以获得客户流量为目的线上项目主导了中国创投圈前进的方向,电商、社交网络、短视频、直播,在一波又一波的浪潮过后,中国的创投圈可选标的日渐减少。投资圈也越来越认可这样的一个观念:资本本来就可以成为一个商业模型是否可行的重要变量之一。

并非每一个投资人都看好这个行业,天成资本合伙人陈超阳此前看过一些共享充电的业务,但是在他看来这个行业的财务模型太清晰和简单了,这也意味着投资者只能获得一个稳定的回报,并没有太多想象空间。同时,电池技术一旦有突破,这就可能成为一个被淘汰的市场。“创业投资机构还是要多投一些未来的项目,而不是吃落日的余晖过活。”陈超阳表示。

但无论如何,资本已经涌入了。很快每月数十万台的各类充电机器将会遍布中国一二线城市的商场、火车站、餐厅和咖啡馆。

雷云已经在深圳过了好几年舒适的日子,他习惯了每天睡到自然醒。从2011年开始,一直从事锂电池行业的雷云所创办的首家创业公司获得了成功,在闲暇之余,他还在2015年创办了一家名为云充吧的“共享充电”公司,这家主要业务是在公共场所投放能租还充电宝的机器,并以此获得收入。

雷云进入这个行业时,只有寥寥几家公司,其中就包括来电科技。来电科技是最早一批进入这一行业的公司之一,创始人袁炳松在锂电池行业有着超过10年的从业经验,2014年袁炳松创建了来电科技,进入充电宝租赁行业。

在2014-2016年这一时间段,一批涉足“共享充电”这一领域的公司在深圳、北京、上海等城市诞生,这些公司规模有限,布局网点数量多者也只有数千个,少的更是仅有数百个网点。

在2016年年初,袁炳松开始接触资本方,希望能够通过资本的力量加快进程,但是在一整年的时间中,融资进程都毫无进展。大部分资本方都表示看不懂这套商业的逻辑到底是什么,也有一些资本方认为这是一种重资产的商业模式——来电科技投入的大型机柜成本达数万元,小型机柜成本也在数千元。

改变发生在翻过年的2017年2月。